您当前的位置 : 沈阳网  >  教育  >  未成年人教育  >  思想道德建设
他随部队率先挺进东北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沈阳日报 2020-07-13 09:12
分享到:

  英烈简历

  马顺天,河北滦县人,1921年生,生前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0军120师359团政委。1938年5月参加八路军,193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历任通讯员、班长、青年干事、连指导员、团党总支书记、团政治处主任、团政委等职。1950年10月19日入朝参战,11月14日在朝鲜云山郡南山下里遭敌机轰炸光荣牺牲。

  入葬情况

  1953年1月15日,马顺天入葬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,墓地番号西区三排十号。

  马顺天所在部队就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率先挺进东北、接收沈阳的曾克林部,他没有跟着部队来沈阳,因为他负责接收绥中和辽阳。

  2020年7月10日,马顺天的女儿马梦伟对记者说,父亲牺牲时她还未出生,她在40军幼儿园住长托长大,小学和初中是在沈阳八一学校上的。那时妈妈再婚,不在沈阳生活,哥哥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直在北京住院,12岁去世,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孤儿,是部队这个大家庭把她养大的。此后她参军、转业、成为医生,现在大连生活。对父亲的印象,她只有通过同学的父母才了解一二。退休后,她曾到父亲生前所在部队走访,还通过阅读《40军在朝鲜》《40军征战纪实》等书籍来了解父亲。

  挺进东北第一团

  1945年8月,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。国共双方为争占东北,展开了空前激烈的比拼。冀热辽第16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率12团等部队组成第一梯队东路军团,绕过日伪军重兵驻守的山海关,火速向辽西进军。

  8月30日,该部占领绥中县前所车站,切断了山海关与绥中的联系,使山海关成为孤城。当日,该部与苏联红军一道攻占山海关,打开了我军进军东北的大门,被誉为“挺进东北第一团”。时任12团党总支书记的马顺天带2连一个排留在绥中接管城镇,收编伪警,维护治安,积极宣传党的政策,发展壮大部队。几天之内,部队就由一个排发展成为一个连。

  曾克林率部队于1945年9月5日接收沈阳。马顺天则随部队进抵辽阳,先后收编了高金榜部队1100多人,在辽阳北大营成立了辽阳警备司令部,被任命为司令。他依靠广大工农群众,孤立、瓦解、打击反动势力,对辽阳地区实行特别军事管制,使辽阳社会秩序日趋好转。

  1946年1月,鲁中军区警备第3旅与冀热辽第16军分区23旅大部在辽阳姚千户屯合编,成立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9旅,马顺天任9旅66团政治处主任。解放战争期间,他带领部队先后参加保卫辽阳、三保本溪、四保临江等战斗,随后参加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、渡江战役和解放海南岛战役等,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天涯海角,多次立功受奖。

  入朝参战沉着指挥

  1950年10月19日,时任120师359团政委的马顺天随部队入朝参战。11月1日,部队在直取都营洞途中与敌人遭遇,炮弹频频在身旁爆炸,他不顾个人安危,沉着镇定指挥。记者在《40军在朝鲜》一书中,看到了介绍这一战斗的真实片段:

  “炮弹不断地在团指挥部的附近爆炸着,政治委员马顺天就在这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沉着地指挥部队。突然,一颗炮弹飞过来,落到政治委员的旁边。在那里等待着命令的小号兵杨福有,连忙跳起来扑到马政委身上,炮弹爆裂开来,撕破了杨福有的皮肉,政治委员却没被炮弹擦着一点点,马政委赶紧掏出救急包给小杨扎上伤口,向前移动了几步,继续指挥作战。又有一颗炮弹带着难听的啸音飞过来,马政委的警卫员小鄂又同样卧倒在政委身上,炮弹落得稍远一些,他们只是受了震动,都没有负伤。两个小英雄就以这样的自我牺牲精神爱护着他们的指挥员,在敌人的炮火威胁下,保证了部队的指挥。团指挥部都遭到如此激烈的炮火轰击,部队的艰苦鏖战可想而知。”

  这场战斗持续了5小时,359团共俘敌300余名,缴获各种炮60余门,汽车100余辆。战斗的激烈程度只能靠读者去想象了。

  指挥才能“不可思议”

  在《40军征战纪实》一书中,还详细介绍了马顺天在牺牲前指挥的一场著名战斗,这一仗,突显了马顺天的指挥才能:

  11月4日,359团主力追歼逃敌。次日拂晓,团侦察排查明九龙江南岸有美军出没活动。

  “政委,你看怎么办?”团长李林一出国前刚刚升任,战斗积极性很高,急得搓着手,请老政委马顺天赶快拿主意。

  “追!”马顺天右拳一击,下定了决心。这位老政委,其实还不到30岁,是359团建团的元老,军政双能,威望很高。他和李团长研究决定:一是要趁天气阴雨,敌机难以出动,白天进行追击;二是走山间小路,缩小目标,从翼侧迂回包抄敌人;三是快速强行军。……

  团长和政委都不骑马,跑步行军。跑到九龙江边,战士们停下来脱鞋,准备涉水。马顺天政委从后面赶上来,没脱鞋子就下了水,第一个过了20米宽、水深过膝的九龙江。干部的行动就是无声的命令,战士们都跟着政委跑步过了江。

  正在这时,敌人侦察飞机飞临上空。江滩开阔,不得隐蔽,只能加速过江。好在对岸有松林掩护,部队又像箭一般疾驰前进。

  全团官兵跑步20公里,到达地方洞以西的岔路口,看到美军正沿着直通安州的公路来往奔忙。

  马政委和李团长当即决定:让3营直插龙渊洞,截断公路,让4连协同1营由南向北包抄,歼灭江岸的美军。……

  这一仗打得果断、迅速。一个团对美军一个团,硬把敌人拦腰斩断,击溃了他的第1营,全歼了他的步兵第3连和加强给他的化学迫击炮连,生俘美军96人,毙伤美军200余人。

  美军中校罗伊·阿普尔曼在其所著的《美国兵在朝鲜》一书中感叹我军:战斗的部署和指挥“真是不可思议!”

  可惜的是,这样一位优秀的指挥员没能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1950年11月14日下午,美军飞机空袭云山郡南山下里359团驻地,马顺天不幸中弹身负重伤,因失血过多光荣牺牲。

编辑:pd09
相关新闻:
技能培训更多>>
职业资格培训更多>>
公务人员入职培训更多>>
招聘信息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