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沈阳网  >  教育  >  图库
七旬教授不用PPT手写“最美板书”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澎湃新闻 2018-02-06 08:23
分享到:

  黑板上是一排一排工整的字,有红色、白色、黄色等各种鲜艳的颜色,下笔铿锵有力,重点的地方还用下划线或边框突出。配合文字的是排版严谨的框图,或笔直的直线,或流畅的曲线,框图该有的元素一应俱全。更特别的是,板书中偶尔还会出现一两个手绘的科学家的头像,让严肃的理工科课堂瞬间变得有趣生动。

上课中的梁昌洪教授。

  近日,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教授梁昌洪在课堂上的板书火了。严谨、工整的板书配合偶尔出现的科学家头像,被网友评价为“比PPT还要好看的课堂板书。”

  而这位教授今年已经74岁,从教几十年,他一直坚持手写板书上课,教学严谨又生动,课程常常是一座难求,“画画是我小时候的爱好,后来上课的时候为了吸引学生的注意力,让他们更好的听课,能生动的记住这些内容,就放到了板书里。”

  除了在黑板上手绘科学家头像,梁昌洪每年春节前后还会自制贺卡送给师生们,甚至有学生以集齐梁老的“十二生肖”贺卡为趣。

上课中的梁昌洪教授。

  板书工整,偶尔会穿插画科学家头像

  每当学校开放选课时,梁昌洪的课总是被“秒杀”,他的课一座难求。

  尽管学校已经全面普及新媒体教室,但这位74岁的老教授,还是坚持用色彩鲜艳、图文并茂的板书来代替电脑投影的PPT。

  “我觉得一般PPT讲得不生动,而且学生们觉得PPT(课后)可以直接录下来看,那还听课做什么?这样上课的效果就会不好。”受传统私塾教育的影响,梁昌洪认为讲和看是完全一样的,“板书只能上课听讲,老师还可以根据讲课效果,随时进行调整。”

  为了让学生集中注意力听课,梁昌洪在书写板书时,不仅注意排版工整,还偶尔会穿插画一些科学家的头像。“理科的课是很枯燥的,我看到学生有点分心了,就加一个相关的科学家头像,学生们是很喜欢的,课堂气氛就活跃起来了。”

  “现在很多人批评大学生上课不认真听讲,打瞌睡、玩手机,我觉得这个在于老师怎么做。”梁昌洪认为,能够让绝大多数学生专心听讲的老师,才是好老师。

  一堂课下来,写了擦、擦了写,往往要反复写满六七遍黑板。这对年过古稀的梁昌洪而言,是一件极耗费体力的事情,“累是必然的,但这个就是教师的工作。”

  因为讲课风趣幽默,板书清晰明了,尽管还是“老式”的教学方法,但在学校,梁教授依然受到了学生们的广泛欢迎,可以说是“明星课程”。

  一年前上过梁昌洪《科学的精神与方法》课程的研究生张向凡告诉澎湃新闻,梁老师的课往往一座难求,“我记得当时上课时,整个图书馆三楼报告厅都是坐满的,有200多人,我有一些同学都没抢到,只好下学期再继续。”

  提及课上手绘的科学家头像,张向凡记忆深刻,“上课的时候梁老师是根据学生们的上课状态来调整的,有时会画一个科学家头像,有时会给我们展示一些比较搞笑的图片,来抓住同学们的注意力。”

  尽管梁昌洪坚持传统的板书授课,但他的授课风格却被同学们普遍认为“挺新潮的”。

  张向凡说,平时在学校里碰见梁老师,他总是不苟言笑,但到了课堂上,只要有学生回应他,和他互动,老师就会笑得很开心。

  正在念研究生的解旭彤也曾上过梁教授的课,在她心中,梁老师既严肃又和蔼,“有一个细节我是很感动的,之前我们上《科学的精神与方法课》,是7点开始上,但6点半梁老师就到了,在教室里开始准备,等着同学们一个个来,和同学们聊聊天。”

梁昌洪教授的教学笔记和教案

  解旭彤说,在学校的图书馆里还有一个梁老师的笔记巡展,里面都是他曾经的教学笔记和教学思想,“里面展出了梁老师手写的教案和教学笔记21册,这些都是来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笔记,纸张都已经泛黄了,但老师的字迹还是很整洁秀丽,都是他一点点亲手写下的。”

  而这些笔记也是梁昌洪珍藏的宝贝,“有些笔记我到现在还在用,当然随着知识点的更新,这些笔记也在慢慢的发展。”梁昌洪说,这些笔记也是他在课堂上的“制胜法宝”,在他看来,“能够把思想、方法和应用给学生们讲清楚的课堂,才能称之为好课堂。”

梁昌洪教授手绘的新年贺卡

  手绘贺卡,年年送给师生和朋友

  “我应该把十二生肖贺卡都集齐了。”作为梁昌洪曾经带过的博士生,吴边每年都会收到梁老师亲手绘制的新年贺卡,每一张他都妥善保管,如今已经收藏了12年。

  手绘新年贺卡也是梁昌洪一直保持的一个习惯,自从2008年开始,每年他都会亲自手绘贺卡,印刷后送给朋友和师生,他说,“我觉得这是增进友谊和交流学术很好的方式。”2018年的贺卡,在元旦之前已经送出。

  “我的导师是梁老师的学生,我连续多年都收到了梁老师的贺卡。”张向凡开心地对澎湃新闻说:“今年是狗年,所以绘的是一只狗和数字结合的图案,我的同学都可羡慕我了。”

  虽然每到新年用心为亲友、学生准备礼物,但对于盛行的社交软件,梁老师认为,“祝福短信、微信太一般了,没什么意义,更表达不了我的想法。”

  不仅如此,现在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,梁昌洪也少有使用,“我怕手机占据我太多的精力,我这个年龄的人时间最宝贝了,要花在最重要的地方,不能随随便便浪费。”

  作为曾经梁昌洪的学生,如今同一课题组的教授,吴边对梁昌洪格外了解,在他看来,梁昌洪是一个很传统的人,“梁老师除了上课和科研,大部分时间在照顾他爱人,平时就喜欢养养红花,喝喝小酒,手机很少用的,我们大部分联系都是用座机。”

  吴边说,除了送学生贺卡,梁老师还常常会请学生到家里吃饭,“我博士生期间就吃了不少,现在逢年过节,梁老师还是会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,他会亲自下厨,一边吃饭一边给我们讲他年轻时求学的故事,氛围很好。”

  “听我师兄讲,在2003年非典的时候,老师和师母还专门做了丰盛的菜来学校给大家吃,怕因为非典的原因,大家在学校吃不好。”吴边感觉生活中梁老师对学生更像是一个家长。

  尽管接触不多,但对于梁教授的事迹,解旭彤一直很钦佩,“在大学里能碰上这样的老师真的很幸运,我觉得大学也是因为有这样的老师,才能叫大学。”

编辑:pd06
相关新闻:
中高考更多>>
大学更多>>
早教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