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教育 > 大学留学 > 商学院 正文
取消押金? 共享单车猝死潮将至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 创事记  2017-11-28 10:41
分享到:
图来自本文

  目前来看,共享单车倒闭也是件麻烦的事。

  企业倒闭,给供应商留下一堆坏账,小蓝单车CEO甚至将父亲李文生搬出,给供应商如下答复:“没钱。谁要钱,我跟谁走,我去你厂里打工,我老婆到你厂里做饭。”

  普通用户更关心押金的退款问题,从9月以来,倒闭共享单车企业都面临用户押金难退款的问题,以小蓝单车、酷骑单车和小鸣单车为代表,社交平台中关于追讨押金的讨论愈演愈烈,我本人在小蓝单车的押金也未取回。

  11月20日下午,深圳市就《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方案》(下称《方案》)举行立法听证会,有代表提议取消押金。

  若将押金的意义设定在“引导用户行为”,押金确实没有存在必要,已经有共享单车企业互联网征信平台合作,减免或者取消押金,ofo在芝麻信用支持下25城免押金,优拜单车减免押金,摩拜单车也在腾讯征信中,免收押金。

  从技术上看,押金的使命已经被征信平台所取代。

  但若真取消押金,将会是压垮共享单车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挪用押金几乎是行业常态

  押金问题在今年初曾被广泛关注过,当时各地方政府也出台了一系列法规,今年5月22日,交通运输部发布了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规定:企业如果收取押金、预付金,一定要严格区分用户资金和企业自有资金,实施专款专用,接受监管等,并要求企业建立完善用户押金退还制度。

  9月《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(试行)》出台,提出鼓励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,收取押金的,企业须在本市开立资金专用账户,自觉接受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及开户商业银行监管,实行专款专用。

  当时大多共享单车企业也都表示要依法办事,专款专用。

  但实际操作呢?

  今年10月份,原酷骑公司CEO高唯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对于押金第三方监管的问题,当时和民生银行签署押金存管协议,其后民生银行声明直接“打脸”:民生银行并未与酷骑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。

  最近倒闭所引发的一系列押金难退问题,无不证明一个问题:共享单车企业挪用押金几乎是行业常态,专款专用基本都未执行。

  否则,如今怎么会押金难退的问题?

  就目前情况来看,整个行业尤其是二三线企业挪用押金问题比比皆是,换句话说,若没有押金,二三线企业的倒闭很有可能要更快,更让人猝不及防。

  所以,如果现在取消押金,等于把这些企业最后的希望抽掉,只能加速死亡。

  不靠押金谁能活下来

  共享单车从诞生之初就刷新了许多人的认知,这种高投入、高损耗、高风险的行业居然在短时间内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,成为继O2O、VR和直播之后,互联网创业的又一个风口。

  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充斥在街头各个角落,当然也在城管的执法车上。

  无论共享单车今后选择广告、移动出行或者物联网大数据作为未来盈利模式,整个模式在发展之处的“重”是注定的,或者说,盈利模式虽然理论上都是成立的,但有些企业注定是看不到那天了。

  在这段时间,行业和投资人的态度发生明显变化,网红投资人朱啸虎起初放言:共享单车行业3个月结束战争。其后又表示:ofo要年投入2500万辆车。

  在多个城市开对共享单车限量之后,口风修改为:市场格局已定,两家合并才能盈利。

  共享单车行业的高资本依赖其实已经超出了朱啸虎早期的预想,最近的“合并论”我们也不妨将此理解为资本层面要求行业对“烧钱”的终止,无论未来畅想的商业模式多么美好,眼前能活下来才是重要。

  一线企业尚且如此,已经数月没拿到容易的二三线企业对资金的渴望更为强烈。

  在这段时间,我们几乎很少听到有共享单车大规模扩张的消息(ofo新车做旧投放除外),降低投入以求自保,争取能撑到盈利模式能走得通的那天几乎是行业共识。

  基于此,一线企业如ofo和摩拜,由于背后有阿里和腾讯两个金主支持,也寄托了两大巨头在移动互联网新的战略要求,如互联网征信的全民推广,物联网的未来等等,短时间内还不至于有太大风险。

  相反,已经开始用押金作为现金流的二三线企业的生存则要悲观许多,按目前情况来看,即使不取消押金,有些企业也依然不会有太光明前景,毕竟单车每天还在毁坏,运营成本居高不下,行业的严冬又使得融资难上加难。

  关于共享单车谁能熬到最后的话题我们不妨将此改为:谁真的能做到取消押金。

  我们分析了下当前已经减免押金的企业,大致分为以下几类:1.有阿里和腾讯作靠山的ofo和摩拜;2.有一定政府背景的,有从上海市8万辆的政府公共自行车切入,打造自己的用车入口的优拜单车(投资方之一是上海市公共单车的运营方永久集团),永安行单车也是从最早的公共自行车业务延伸而来;3.区域化企业,以聚焦成都的1步单车为代表。

  能够活下来的企业,要么有钱、要么有资源,要么精耕细作,除此以外,粗放的运营模式几乎都将是死路一条。

  当然,关于押金的取消问题我们就不能简单用“技术手段是否能替代”来解释,而在于我们究竟是选择“快速死亡”还是“慢性病拖延死亡”,如果取消押金,企业倒闭将会像多米诺骨牌一般,但延缓执行取消押金,企业会花光最后一块押金之后宣布倒闭,这期间你可以多骑一段时间单车。

  你愿意他们怎么死呢?

编辑: pd06
相关新闻:
中高考更多>>
大学更多>>
早教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