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教育 > 考试 > 考研 正文
视障医生靠“水晶球”高分考研 拒绝特殊照顾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 法制晚报  2017-09-13 08:32
分享到:

        三颗水晶球组成的一件普通饰品,对倪振伟来说,却是他用来看清这个世界的“眼睛”。

  幼时,罹患先天性白内障的倪振威因为一次手术导致左眼失明,右眼也仅能感知微弱光线。

  从小到大,倪振威看书学习的方式都与别人不同:同龄的孩子们都被家长要求,看书时眼睛与书本保持一定的距离,而倪振威却需要双眼几乎贴靠在书本上,才能看清上面的文字。

  最早期的时候,他曾利用透明玻璃弹珠的放大功能,帮助看清文字,但圆形的弹珠极易掉落,倪振威也不便寻找。

  一次偶然,姐姐的同学送给他一个形似米老鼠的透明水晶球发饰,两个小球加一个大球的形状,更便于拿握不易滑落。

  从上初中到大学,他一直在与疾病抗争,付出了比普通孩子更多倍的汗水与努力后,倪振威靠着陪伴他多年的水晶球逐字学习,直至完成学业。

  因为实在担心儿子的视力问题,再加上家庭负担的压力,本科从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毕业后,倪振威的父亲曾建议儿子去寻一份踏实的工作。

  但倪振威不甘心,他想要在未来择业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时,有更多选择的空间。

  2016年下旬,这个出生于1993年的苏州男孩,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苦心复习专攻考研。

  最终,倪振威的努力换来了399分的出色成绩,超过国家线104分,他也顺利进入到心仪的长春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,开始为期三年的硕士生活。

  尽管倪振威希望未来可以在医学的临床岗位从事相关工作,但患者能否信任自己,他内心还是有着一丝隐忧。

  主动拒绝老师特殊照顾同学印象:视力是其次分数全班第一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现在每天的学习生活大概是怎么安排的呢?

  倪振威:每天的行程安排,事情比较多,有规培(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),硕士导师出诊的话还要跟着去,平时还要上课,一般早上6点起床,7点多去医院那边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现在的同学、室友里有视力障碍的病友么?

  倪振威:本科是在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上的,那边视力障碍的人比较多,大家借助各种工具,比如电子放大镜可以调整倍数,比我用水晶球更清晰,还有就是用传统放大镜可以调焦距,也有跟怀表一样的,还有用来鉴别文物类型的放大镜。因为今年我们有一幢楼在翻修,现在住的比较狭窄,是8个人一个宿舍,其他室友的视力是OK的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同学之间第一次见面,大家对你的印象是什么?

  倪振威:我给他们的印象,视力是其次的,主要是考的分数,399分,这个分数考全国最好的中医院校也都是比较靠前的一个分数了,在全班是第一,第二名的同学就是350多分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自己感觉研究生的课程和五年本科期间的学习有什么不同?自己有遇到什么障碍吗?

  倪振威:现在的专业是针灸推拿专业,软组织损伤推拿方向。跟本科不太一样,以前老师讲的,听得懂听不懂自己还可以下课看书,现在是偏临床的,也不是所有老师都喜欢讲,所以想办法让老师多教一些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学习期间需要考取什么相关证件之类的吗?

  倪振威:有,我们是专业型硕士,培养临床大夫,最后拿到的是“四证合一”,读研期间必须拿到这些才能毕业,有中医执业医师证,整个三年完成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后有一个考核,会发一个合格证,还有就是论文答辩的学位证,完成课程的毕业证,一共四个证书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在专业上碰到最有难度的事是什么?

  倪振威:和老师跟诊的时候,因为老师经验都很丰富,诊断特别快,但是他又不可能逐条给你解释,因此需要自己逐条去揣摩,不懂的就去问,像我们刚来,可能刚开始有点跟不上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学校有给予什么特殊照顾吗?

  倪振威:之前老师有提过,但是我说还是一视同仁,大家怎么做我就怎么做,特殊化了之后容易离群。

  家庭状况:母亲患尿毒症姐弟俩都有视力障碍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家里的状况是什么样的?

  倪振威:我是93年(出生)的,我有一个姐姐,比我大五岁,姐姐是89年的,因为我和我姐视力都不太好,父母怕生活上无人照应,家里还领养了一个妹妹,妹妹比我小两岁。

  父亲有一个农用拖拉机,我们镇上做金属的比较多,铜啊铝啊之类的,我爸就是去运运货。从经济状况来说,按照政策规定,家里有车或者大型农用机械的,就不能领取相关的补贴,我爸爸就从事这个,村里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,但是按照政策申请低保还是不够条件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听说您母亲患尿毒症,妈妈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呢?

  倪振威:妈妈需要做腹膜透析,天天做,在家里就可以做,现在是我爸爸每天晚上定时给她做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学校这边会有一些补贴吗?

  倪振威:因为我考进来分数比较高,可能之后会有新生奖学金,像助学金的话每年都是6千块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父母对于你考上研究生怎么看呢?

  倪振威:一开始我没考之前,我平时跟他打电话的时候,感觉我爸还是希望我能找个稳定的工作,因为家里负担也比较大,我爸妈身体也不好,也希望我陪在他们身边。

  但是,本科生就业,特别是医学生找工作的话确实比较难,后来还是想考研,像我视力不好的话,还是想自身条件硬一点,以后在面对更多不确定因素的时候才能有更多的余地吧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记忆中从小到大最高兴和最难过的事情分别是什么?

  倪振威:这个好像比较不出来,我一直都是随遇而安这样过来的,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也都忘了,别人可能觉得我很励志什么的,但我自己是平平凡凡过来的。

  关于未来就业的担忧:不会乐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硕士的学习结束后,未来有什么打算呢?

  倪振威:课程是三年的专业型硕士(注:医学的专硕时间为三年),之后的打算有两个方向:主要是想进医院,从事软伤相关的临床工作,或者是有机会当教师,从事这方面的教学也可以。我是在东北培养的,在这边工作可能更方便,但是我更想回苏州,可以陪伴父母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和其他同学相比,从事临床工作,视力影响大吗?

  倪振威:在临床工作的话,视力影响还是挺大的。比如我们住院培训的时候在肾内科,平时也会熟悉病历,看每个病人是什么情况,如果视力好的话,在老师查房的时候,你就知道这个人是谁,长什么样,看病历的时候就能跟这个人联想起来。

  像我看病历的话,这就是一个冷冰冰的名字,我对不上脸,我可能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熟悉,他在哪个床位,是什么样的声音,这样我才能把病历上的情况和病人联系起来。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之前你也回答过,还是会有人对质疑你以后在临床的工作能力。

  倪振威:这个我也没有什么办法,就我扎针或者做一些治疗是完全可以的,但比如我正式的坐进诊室里,一个病人过来看见我的视力,肯定也会有忧虑吧,这可能还是需要时间,也有可能我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,所以就业的话,还是不会很乐观。 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:你了解到的,有同样视力障碍的群体,比你年长的前辈他们出去工作的情况怎么样?

  倪振威:上世纪80、90年代,比我们早一些毕业的视力障碍的前辈,有的是当地残联的理事长、有的是中国盲文出版社的工作人员,都干的非常出色,只要你给他们机会,走上这个岗位,他们就能做得很好。

  我自己本科的同学很多人很优秀,大部分的同学工作了,考研的是少数,多数去社区医院、或者是按摩院工作,在按摩店工作,就算自己是老板,可能也需要工作到晚上12点甚至更晚,别人都在休息的时候反而是你工作的高峰,我不是很喜欢这种生活。

  现在大家的条件要求比较高,我们现在这种状况想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工作,比如公务员岗位之类的更难了。现在我们视力正常的同学住培的时候去问诊,患者都不大愿意搭理我们实习生,视力不好的就更受影响。

编辑: pd06
相关新闻:
中高考更多>>
大学更多>>
早教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