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教育 > 幼教 > 二孩 正文
新四口之家:疲惫幸福 二宝让父母“重新发现自己”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 北京晚报  2017-02-10 08:24
分享到:

  插图:宋溪

 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已超一年,根据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的介绍,2016年,北京市新生儿数量达到28万,约有30%是二孩。预计今明两年北京市新生儿的数量还将保持在30万左右。

  随着二宝的到来,一些三口小家扩容为四口之家,我们采访了其中的几个,听听老二的到来给他们的家庭带来了怎样的幸福、欣喜,当然还有烦恼。

  全家动员一起照看小宝

  家庭成员之间更紧密了

  李敏家的老二刚满三个月,两口子正筹备给她办百日宴、拍百日照。“按我们的想法就算了,但是她姐姐非要给妹妹留个纪念。”

  去年冬天,李敏顺利生下二孩,虽然还是个小女孩让李敏的爱人王平略微遗憾了“两分钟”,但现在两人更多感到的还是高兴。“我们老大特别喜欢这个小妹妹。小闺女儿的到来,让我们家庭成员之间更紧密了,因为需要调动起来一起照看这个小孩儿。”

  年轻的时候没带过大闺女的王平,如今半夜要起来两次,帮孩子换纸尿裤,“有老大那会儿,李敏也年轻,这些都是她一个人办了。现在我们互相体贴,我也搭把手,真是体会到她当初不容易啊。”

  感受到带孩子的艰辛和快乐的不止王平一个,家里老大欣欣也深有体会。当了7年的独生女后,变成了家里的老大,欣欣的心理也突然成熟了不少。“欣欣特别支持我们要二孩,觉得她要当姐姐了,特别有面儿。”而从妹妹出生后,欣欣也确实有了长姐风范。“能允许她拿着小勺给妹妹喂水,她就特别开心。还愿意给妈妈提供帮助,帮着给妹妹洗澡,推着出去晒太阳,还特别愿意给妹妹拍照片。妹妹也特别喜欢姐姐,眼睛总是跟着姐姐转。”说起两个女儿,李敏满心满眼都是幸福。“孩子在婴儿期是没有记忆的,这次欣欣有机会见证了从怀孕到出生的过程,特别开心。她觉得妹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宝宝。要是妹妹哭了,她比我还紧张呢。”

  虽然添了一个孩子,但李敏觉得在经济上影响并不大。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儿,当初留做收藏的老大的衣服都拿出来给老二穿上了,朋友们送的衣服也都穿不完,玩具也都是现成的,几乎不需要另买,“现在还基本都是母乳,将来也打算尽量母乳喂养到两岁,目前就是多了一个尿不湿的费用。”李敏自己核算了一下,将来也就是多一个孩子的教育经费,“这些投入,我觉得如果孩子的父母双方都有工作,经济上是能承受这点负担的。”

  李敏在大学工作,她告诉记者,周围有很多人想要二孩,最主要的顾虑就是没人帮忙带。“像我们年近四十,经济上有一定的积累,很多同事、朋友不敢要老二,不是经济问题,都是因为没人给带。”从研究生毕业,奋斗了十多年,李敏在单位也有了一定的基础,也是相关科室的负责人。她的产假才休了三个多月,领导就已经打电话催她上班。作为单位的老员工,她也能理解领导的心情,毕竟工作确实紧张,少了一个人,其他同事就得付出更多。“其实按政策,还有一个三个月的弹性假,我们单位没人能休到,我也不敢跟领导提啊。”

  虽然家里、单位有各种累和难,但李敏仍然认为,要二孩特别值,“孩子要了就没有后悔的”,但她也希望国家如果鼓励要二孩,应该再出台更多的配套政策,她特别羡慕有些国家的女性能够享受3年产假,“在128天产假和3年产假之间能不能有一个弹性规定,由员工和单位协商。这样也能解放老人,也有利于减少北京的常住人口啊。如果能保留职位,或者说能保留工作机会,3年没有工资都可以。”

  二宝让父母“重新发现自己”

  也增加了经济负担

  “别看只是多了一个小生命,对我自己、对我家的影响和改变可大着呢。”谈到二宝贝到来后的感受,李明说。

  李明和爱人都在事业单位上班。去年10月16日,他们迎来了自家的第二个宝贝。而此时,他们的大宝贝Lisa已经12岁。“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姐妹俩都属猴,难得的缘分。”

  “难得”的,不只是缘分。李明坦言,二宝贝的到来,是一段让他“重新发现自己”的旅程。大宝贝Lisa出生的时候,夫妻俩刚工作,都在努力提升业绩, Lisa由爷爷奶奶带大照看, “我们俩是懵懂的,几乎没有体会到当父母是一个什么过程。”

  当得知将有二宝时,处于事业稳定期的李明,就全身心投入到准备工作中。陪爱人做孕检、买婴儿所需的各种物品、请陪护假陪爱人入院、请月嫂帮忙照看爱人……有一段时间,李明平均每天要在医院和家里往返七八趟,一周时间瘦了三四斤。“真正体会到了当父亲的责任感。”

  二宝的到来,也让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很多。如今,李明只要有空,就会在家帮忙带娃、做饭炒菜。全家人有的洗菜,有的带娃,有的做作业,大家在一起的时光,李明很珍惜。当然,有了二宝贝,对李明而言也是一种“减负”。“少喝了很多酒,什么应酬、抽烟、打牌都比以前少太多了。”

  很多人遭遇的“大宝贝抵抗行动”,李明同样感同身受。他回忆,夫妻俩刚开始准备要二宝贝时,曾问过Lisa的意见。起初,大宝坚决不同意,有一次还偷偷落泪;后来,经过多次做思想工作,Lisa的态度开始转变为不同意也不反对;二宝贝出生后的一段时间,Lisa对妹妹的态度则是“无视+漠视”;如今,李明发现,Lisa已经开始慢慢接纳妹妹,“懂得帮妈妈搭把手抱一抱妹妹,偶尔也会走过去瞅两眼妹妹。”

  二宝贝带来了幸福,也有“幸福的烦恼”——“最大的问题是谁来带”,经济支出也不小。双方父母年岁已高,都感到精力不够。为此,李明请月嫂40天花费了14000元,现在请的保姆每个月也得4000元,加上奶粉、纸尿布等用品,计算起来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  “很疲惫也很幸福,当你看到宝贝从开始睁眼到有意识地笑,再到主动哭闹要求被关注,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。”李明说。对于那些准备生二孩的父母来说,他建议,从精力到物质,到金钱到帮手,各种意外准备都要提前做好。

  身心俱疲时

  看到两个孩子互相喜欢感到很温暖

  “你们吃年夜饭,我在带娃;你们看春晚,我在带娃;你们抢红包,我在带娃……”大年初一中午,42岁的张娅在朋友圈里发了一通牢骚。

  去年初夏,张娅迎来了她的第二个孩子,一个大家期盼已久的男孩儿,但孕前和产后的困难让张娅几乎感觉不到高兴。因为要老二,她和早已一起住的公婆爆发了数次争吵,“矛盾之前就存在,到我怀孕的时候,可能自己也有孕期反应,另外又有点焦虑,就不像之前那么能忍耐。”

  张娅觉得自己为了给婆家“留后”才当了高龄产妇,怀孕后期和月子里希望婆婆能多照顾一下,而婆婆则回敬说,“又不是我让你们要的孩子,想吃什么自己做,我既不指望孙子也不指望孙女”。生产之后,公婆也不帮忙带孩子,张娅的父母年岁已高,也没法过来照顾她,而老公又忙于工作,张娅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,“整个孕期,尤其是月子期间,我感觉非常压抑,像是严重的抑郁症,常常眼泪汪汪的,根本控制不了,直到现在也没完全恢复好。”因为需要照顾两个孩子,张娅在产假休完后被迫辞职,当上了专职妈妈。

  在身心疲惫的时候,惟有已经上初二的大闺女荣荣给了张娅一点温暖。已经快到青春期、之前蹦跶着不要弟妹的荣荣从看到小婴儿第一眼,就喜欢上了自己的弟弟。以前周末和假期,荣荣都会去姥姥家住下,自从有了弟弟之后,她再也不去姥姥家住了。荣荣告诉妈妈,之前反对父母要二孩,主要觉得有个弟妹挺丢人的,因为她的同学基本是独生子女,但是现在去哪里也想带着弟弟,觉得特有面儿。“一天不见小弟,我就想得慌,连上课都想他。幸亏你们英明,要了个老二,这个决定太正确了。”女儿的反馈给了张娅坚持下去的勇气,“要老二的主要目的还是希望给老大多个伴,如今两个孩子互相喜欢,我觉得特别高兴。”

  张娅的衣柜里挂满了之前的衬衫、A字裙,如今的她一套休闲服穿一周不换,化妆品也都落满了灰尘,她自嘲“脱胎换骨”,“一分钱不能往家里挣了,在家里都没有话语权了。家里的日常生活倒是没有受影响,但也存不下钱了,以前常用的奢侈品,现在也就是想想了。”

  虽然每天带着儿子也很有幸福感,但张娅还是深深怀念自己“白骨精”的职业生涯,也曾经梦见过前些年看电影、旅游时的一些场景,回想起这大半年的经历,她特别感慨:“如果老公不是特别体贴,能分担家务的那种,建议不要二孩。否则女性会很累,夫妻之间的矛盾和问题也会增加很多。”(主笔:周明杰李松林)

编辑: pd06
相关新闻:
中高考更多>>
大学更多>>
早教更多>>